寄芦

期待春花开,能将夙愿偿。

我做的最多的一个噩梦,是梦见我已经读大学了,但中途退学回高中复读,有时是复读高三,有时是从高二开始。大概潜意识是认为,我后来的大部分失败都源于我高中没有好好学习🙃

对我而言,付出的消耗已经远远多于获得感。

没有人在周末等着我了。

爱的并不是那些本身,而是自身想要或者有过的一些倒影,甚至于是幻想出来的浮木。



所以说,去中心化是避免扯头花的方式之一。

信仰,偏好,情绪都是很私人的。

焦虑的人容易得暴食症是很好理解的,毕竟吃东西真的可以减压。

远离精致利己主义者,会变得不幸。

刀终于也是砍到了我身上。所谓的无妄之灾,不过是统计学上的一点尘埃。

会在微博关注一些社畜,会写自己日常生活的那种。就当他们是替我焦虑了。


生活真是陆上行舟哈哈哈。